您现在的位置是:贵州快3 > 手机赚钱 >

卖艺不卖身揭秘网吧陪玩真相

本站2019-05-21 17:10人围观

卖艺不卖身揭秘网吧陪玩真相

  前言:当动身前去网咖采访她们时,我承认心中有一些小九九“这其中八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”,两个小时后,对面妹子略带无聊的表情让我意识到:旁人用什么眼光看这个行业,她们不care,高薪和玩游戏才是她们驻足这个行业的理由。

  下午一点多,我到达了北京的网鱼网咖电竞馆,根据此前交谈,2点将会有三个漂亮妹子等着我的采访。当我到达后,除了略显尴尬的主管,就是一些沉浸在游戏中的玩家,而妹子们“起晚了,还在路上。”

  晚睡晚起已经是这一行业的普遍现象。在鱼泡泡的陪玩业务中,80%以上的陪玩人员都是女性(又称为游神),她们或长的赏心悦目、或游戏技术高超、或聊天技巧颇丰,工作业务主要是线下陪顾客打游戏;而剩下不到20%的人员则是男性陪玩,他们大部分都在线上接单,内容主要是游戏代练和双排上分。

  阿久是个回答速度很快的武汉妹子。喜欢玩游戏的她还在上学时就被重庆一家网鱼店长推荐去当陪玩,在大学念完刚到北京时,她选择用陪玩度过这一段没找到工作的日子。从重庆到北京后,客源的增多让她的定价由59/小时涨到了129/小时,因为“入行较早”,再加上自己的技术还不错(电五钻石),目前排名前几,稳定的接单率保证了她平均8K+的月薪。

  A:毕业刚来北京,一切都不稳定。所以把陪玩当做中间的过度来做,毕竟这个可以自己玩游戏,然后也能维持自己的开支。

  A:父母知道是知道,但他们估计不太了解。因为我跟他们说跟别人一起玩游戏可以赚钱,他们也知道我喜欢玩游戏,让我注意安全就行了。

  A:只要有时间,有单子我还是会去接的,不会拒单;但以后要是找到比较稳定的工作,空暇时间少了,我就会减少接单。

  A:挺多的,但我不太喜欢。因为陪玩是打线下,虽然会考虑到安全问题,但毕竟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是面对面的;主播就是自己在电脑面前,自嗨型。我喜欢跟人聊天,而且主播竞争太大了。

  A:我和我的朋友都喜欢玩游戏,认识我的人了解陪玩是个正常的职业,不了解的、如果我碰到了会解释,碰不到的就无所谓了。而且有时候一些负面反倒是女性传播居多,比如某次我的一位男顾客,他女朋友知道他找陪玩,就怀疑是不是我在勾搭她男朋友,还游戏加我好友质问我之类的,然而我只是把它当个工作=

  A:也有,也挺多的。有直接说“来酒店啊”或者“我包养你啊”,这种的可以选择举报或者直接无视;还有的就是表面挺好,但玩着玩着就会想跟你有身体接触,或者暗示你他很有钱之类的,这种的我会和他保持身体距离,打完单子后再也不会再接他的。而且我们都会提醒他,尊重我们。

  A:有一两个,陪玩的时候要求穿丝袜,我觉得(他们)心里有点问题,我不会接这种单子。还有遇到过在小包房里脱鞋的,抽烟的,气味非常难受。

  A:大部分吧,也有出差的商务人士,一个人在网咖玩无聊,就找个妹子陪玩游戏;还有结了婚的顾客,他会告诉我们他结婚了,这种顾客我们也会比较尊重他,不会议论他为什么结了婚还找妹子陪玩。

  陪玩的高薪的确是这一行业百压不衰的重要条件,按照阿九目前的接单情况,一单大约陪玩4、5个小时,再加上网鱼网咖的网费,一个顾客一次消费约六七百,难怪陪玩妹子们即便是兼职也能在北京养活自己。

  不同于阿久纯粹的“工作论”,19岁的慧儿在陪玩工作中还曾和顾客发展过一段恋情,网鱼网咖的定位和环境提供给了陪玩妹子们筛选优质顾客的条件,有的人会保持距离,有的人则不介意试一试。

  “前男朋友曾是我的顾客。当时通过软件认识的,后来线下聊天接触什么的,感觉挺合得来,就在一起了。感觉在男生的眼里,打游戏厉害的妹子可能会多一点欣赏吧。”在慧儿条理清楚的言论下,是一颗跃跃欲试的心。

  A:家里是知道我做陪玩的,但我会跟他们解释说我是带别人打游戏的,主要是“陪”和“带”他们还会有点分歧。

  A:大部分都知道吧,我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我觉得这份工作又是我喜欢的,做这个工作其实蛮好的。

  3、像你有说到自己比较喜欢接晚上的单子,还有凌晨的包夜的,自己的人身安全怎么保障?

  A:晚上的单我都选择离家近的网鱼,因为网鱼在北京店铺不多,基本上和各个店铺都很熟了,所以安全问题不怎么担心。

  A:我觉得,当一个东西消失的时候,也是一个东西起来的时候。我挺看好这个行业的,就像我老师说过的:如果你玩游戏玩到可以支撑你的生活,你就是有本事。

  在交流过程中,97年的慧儿深深让我感受到什么是年龄代沟,对于更加年轻的一代,他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远比我们想的要快。据网鱼的负责人透露,网鱼线下陪玩的女性大学生兼职比例高达70%,绝大部分都是90后。她们所处的社交圈的包容能力,则成为了她们愿意兼职陪玩的重要条件。

  当我还在采访其他人时,闲在一旁的aife顺手打开了电脑,开始了一局排位。“我们五个妹子连排”aife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。十几分钟后……

  Aife符合一个正常网红的基本特征:巴掌脸、美瞳大眼、长卷发、瘦且时尚,妆容精致,但偶尔抬头的眼神和抿着的嘴角提醒我,这个妹子不好惹。

  1990年的aife在游神中算年龄大的,有工作的她对于这份兼职热爱让人费解。“有时候下班了直接打车到店里,饭都顾不上吃。”她称这种举动叫“责任”,一个陪玩的责任和对顾客的尊重。

  Aife从小学就开始玩游戏,从红警到CS,从魔兽争霸、星际争霸到DOTA2、LOL。“我大学就想去打职业,我妈觉得那不是正经工作不让去,后来工作了还喜欢游戏,就找了个陪玩兼职。”

 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aife的领导也玩游戏,有时候甚至还让她推掉单子陪领导玩;但相较于学生和自由职业者,上班党的aife做陪玩兼职对身体的消耗更大。

  A:原来想过当女主播,去酷六网去面试,人家劝我说别直播游戏,女生去唱歌跳舞比较赚钱,我干不来这个,之后又有类似邀请我就辞了。

  A:因为在鱼泡泡里,还是有挺多有钱人的。对于这种优质的顾客,当然是希望多下自己的单子。有的游神就比较主动,会给老板发“老板你约我呗?”就这种的。

  鱼泡泡推广总监陈亚骏表示:鱼泡泡APP未来想做娱乐的技能分享平台,而陪玩业务只是一个切入点,以后陆续还会有线上陪聊、陪唱等业务。但无论是线上线下,到目前鱼泡泡陪玩业务尚未探索出一条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,纵使这样一个拿线下品牌店当场地的陪玩,依旧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:比如游神们提到的抢单,比如绕过平台的私下交易,比如顾客与游神的行为规范,线上的内容监管等等。

  虽然娱乐技能分享领域尚未有人探索出一条道路,但目前对于乱想丛生的陪玩行业,以线下店为依托的模式是值得继续研究的,让用户高效匹配的模式或许会成为网咖转型的新模式。

  越头条赚钱

上一篇: 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下一篇:www.887.ag新乐纸盒厂外发手工活